就被短信内容吓住了

2018-01-18 20:16

“手机是安卓系统。”张玲说,由于手机有时候孩子也在玩,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种植了木马。而当初手机收不到信息后,她一度认为只是手机坏了。由于工作繁忙,直到7月初,她才抽空去刷了机。“幸好刷了机,才有机会看到转款出去的短信,要不然后果将难以想象!”

张玲发现,自己的手机在0点30分到1点50分,一共接收了一百多条短信,其中,有一部分短信提示她进行了消费,而另外102条则全都是转账短信验证,看到最后一条时,她的卡里仅剩12万余元。

为确认注册的账号可用,不法分子在6月16日进行了尝试,并成功转走1000元

张玲意识到,自己如果不尽快将这张银行卡冻结,卡里的12万余元很可能还会被转走。于是,她急忙拨打了开户行中国建设银行95533服务电话,将自己的银行卡挂失,避免了钱财再次遭受损失。

然而,张玲平时十分小心谨慎,根本没在网上开通过这些平台的支付账户,也没在网上绑定过银行卡。这样看来,张玲的钱是不法分子利用支付平台,在网上转走了。

接到报警后,渝北区公安分局两路派出所民警张宁、冯皓明立即与某支付平台的客服取得了联系,得知情况后,这个平台立即冻结了嫌疑账户。此外,这个平台还发现这笔钱是准备流向上海的一家理财网站的。而这家理财网站的员工文先生在发现账户资金流入出现异常情况后,也向上海警方报了警。

“她的手机可能被种植了木马。”民警冯皓明介绍,张玲的手机在6月份曾有很长的时间无法收到短信和微信,而她的手机短信和微信联系人也曾莫名其妙被清空了。而这些信息中,有张玲的身份证、银行卡等敏感信息。

二、木马钓走个人身份信息并劫持手机,这对于机主来说,损失不小于身份证和手机同时丢失。所以,手机中最好不要存身份证、银行卡等信息。

“银行工作人员认为,这三笔就已经存在问题了。”冯皓明说,这三笔钱有使用pos机在北京刷过,很可能是对方在试探,看看到底木马起没起作用。对方发现可行了,才有了3日凌晨的疯狂一幕。

虽然快捷支付能够极大地方便网络支付,但其中存在的风险还是不可小觑。警方提醒,一旦手机感染木马病毒,就很可能出现信息被“劫持”的情况。如果在这些信息当中,不法分子能够找到个人身份信息,这就为他开通快捷支付提供了便利。

张玲不知不觉被转走了50.9万元,其中绝大部分已被找回,仅剩的1000元钱因为时间过去太久,追回还需时日。不过,张玲的钱是怎么被转走的呢?

除了3日凌晨的102条短信转走的50.8万元外,还有3笔共计1000元是在6月16日被转走的。而这三笔,张玲也是直到查流水才知道。

不过冯皓明表示,不法分子还在使用张玲的手机号码在支付平台注册账号。不过由于张玲已更换了手机,短信里的验证码对方已无法监控,从而无法完成注册。

张女士立即挂失银行卡并报警,警方已帮她追回50.8万元,可能是她的手机被种植了木马所致

一、安装手机安全软件,不要打开陌生链接,不要安装非官方软件市场的未知应用。如果手机出现类似张玲遇到的异常情况后,应及时拔出手机卡,更换手机。对于原手机,木马很可能通过刷机也无法清除,需要使用顽固木马查杀工具进行查杀。但预防永远比补救重要。

“我们怀疑,有人套用了我们的账户,从事违法犯罪行为。”文先生告诉警方,3日下午6点过,他也给张玲打了一个电话,表示这笔款项已被冻结。文先生还告诉张玲,就在打电话之前没多久,这笔款项中,就有20余万元将被转出,还好被及时冻结了。

昨日,重庆晨报记者从渝北警方了解到,目前,这笔钱已转到张玲的账户里暂时冻结着,警方也将以这笔款项作为证据进行进一步调查。目前,渝北警方已经赶赴外地,对案件进行深挖。

一夜惊魂后,渝北的张玲(化名)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。3日凌晨,张玲的手机如同发疯了一般,在80分钟的时间里,陆续收到了102条转账短信,共计转走了50.8万元。然而在此期间,除了被吵醒以及惊恐,她并没有从事相关交易。

昨日中午,重庆晨报记者在渝北见到了报警人张玲。“当时把我吓惨了。”张玲说,3日凌晨,当她在睡梦中被接连不断的手机短信铃声惊醒后,就被短信内容吓住了。

凌晨2点过,张玲赶紧拨打了110,称自己卡里50多万元的存款被莫名其妙转走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张玲到银行,将转账流水账单打印出来,这时她才发现,自己卡中有50.9万元被分成105次,转到了属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某支付清算信息有限公司的账户上。其中涉及金额50.8万元的102次转账,就是当天凌晨被转出的。

三、对于涉及资金使用的第三方支付平台的登录和支付密码,不要与其他网站的账户、密码一致。

加上半个月前莫名其妙被转走的1000元,张玲可谓损失惨重。不过,在渝北警方的努力下,3日凌晨被转走的50.8万元已全部追回。

昨日,渝北区,冯警官展示张玲手机的信息显示,对方依然在使用张玲的手机号注册支付账号。

“我又没干什么,怎么这么多短信?”面对这些通过多种途径将钱转走的短信,张玲有些不知所措,急忙叫醒了熟睡的丈夫。她记得自己卡里总共有60余万元,这样算下来,卡上已经被转走了至少50万元!

昨天下午,重庆晨报记者来到渝北区公安分局两路派出所,对案件的后续情况进行进一步了解。民警冯皓明介绍,事发之后,张玲已更换了新的手机,但手机号码没变。在张玲看来,原来手机的木马可能无法完全清除,更换手机才是最安全的。

四、有条件的情况下,可配备两部手机,负责网络浏览与支付的手机,不留存重要信息,不用于拨打电话、发送短信等。而负责拨打电话、发送短信的手机,则关闭网络数据接收与wifi,保证两机的信息互不串联。